首页-会员服务平台-战略合作伙伴-网上展厅-医药招商-资讯中心数据中心政策监管研究开发健康养生医药企业华源企业网娱乐影院名站导航网站地图注册
又有明星药被卖!断臂求生,还是早有图谋
  •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赛柏蓝    点击数:    更新时间:11/22/2018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医药网11月22日讯 礼来考虑出售中国市场抗生素和CNS领域的一些老药,包括百忧解和再普乐的消息热度还没凉凉;昨日,罗氏又宣布将派罗欣的中国大陆地区代理权交给歌礼,剥离这一产品线。
 
  一周两大重磅新闻,瓜之大是前所未见的,而且出售的都是中国地区专利过期的老药。再联想上周11城市带量采购政策的出台,无不让人产生联想:这到底是外企的战略规划,还是迫于国内目前的医药环境做出的断臂求生的改变?
 
  ▍满足企业自身的发展
 
  其实外企剥离自身的非核心业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们早已开始运作了。只不过最近的带量采购实在太火了,突出了这个问题。
 
  阿斯利康刚刚以9.22亿美元将Nexium和Vimovo两款药物的某些权利出售给德国药企Grünenthal。随后,阿斯利康又与CovisPharma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呼吸药物Alvesco、Omnaris和Zetonna的权利,之前又与辉瑞签署了关于Recordati、Aspen、Ironwood的转让协议,获利数十亿美元——可以说AZ这一年的节奏就是卖卖卖!
 
  无独有偶,礼来在2016年年底就把??汤?、稳可信的中国区代理权出售给了亿腾,2017年又把优泌林的中国区代理权卖给了三生制药,而上周,礼来又考虑出售百忧解和再普乐,在卖货的道路上礼来也是没服过谁。
 
  辉瑞近些年也在不停的调整公司的产品结构,其一直考虑出售包括善存、钙尔奇、惠菲宁等明星产品的健康药物业务,和GSK这样的国际巨头也传出过绯闻,后来可能因为报价过高,这件事也就没了下文。但辉瑞想卖健康药物部的确是铁了心,只不过是没遇到满足其预期的报价。
 
  从国外制药企业发展方向来看,近些年国外制药企业剥离非核心资产是大趋势:一方面,很多过期原研产品利润率降低,很多仿制药大厂研发出的仿制药对原研产品冲击很大。
 
  之前化学药仿制品比较多,生物制剂的竞争还没有特别激烈,随着近些年生物制剂的发展,生物类似物也发展迅速,很多生物制剂产品都有生物类似物的竞品。比如药王修美乐,在欧洲修美乐就是通过降价来保住市场份额,中国企业明年也可能发布一款修美乐的生物类似物,届时看艾伯维如何拆招,保卫市场。
 
  另一方面受世界医药格局变化的影响,诸多世界知名制药企业把资源投放在创新药物上,因为创新药物一旦在疗效上有所突破,市场潜力是非??晒鄣?。比如O药、K药,虽然上市时间不长,但在2018年上半年这两款药物就已经进入世界单药销售额排行榜的前十,并且还在继续上升。竞争小,利润大是外资制药企业愿意承担成本去研发新品的主要驱动力。
 
  ▍国内医药政策的变化
 
  近几年国家医疗改革的决心是有目共睹的,从两票制,到药物一致性评价,再到多城市的带量采购,可以说政策是一个接着一个。厂家总是这一个政策没研究透,下一个政策就又出台了,厂家疲于奔命,自己能掌控的事情实在太少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调整,满足国家的政策要求。
 
  这期间一些不正规的,不符合条件的药厂也就自然会被淘汰了,从长远来看,这是好事!
 
  尤其是上周11城市的带量采购政策一出,整个行业都为之一震。外企原研产品要想中标,就必须要和国内仿制品厂家血拼价格战,但这又不符合外企的发展策略,所以很多外企是进退两难,尴尬了。
 
  之前赛诺菲中国区总裁彭振科在进博会期间明确表达了对带量采购政策的疑虑,认为不妥。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外企在这个政策下产品优势无法体现,只能和国内企业拼价格,这将大大影响外企产品的利润率,是外企不愿意见到的。
 
  但国家对外企的创新药物是持开放态度的,而且政策导向也倾向引进外企新特药,无论从创新药的审批时间,还是创新药的医保政策,国家给出了很多优待——今天K药和利普卓还进入了深圳的医保。
 
  ▍小结
 
  近一年中国医药行业环境变化之快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这就使很多公司对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趋势的判断难度增加了很多。
 
  尤其是一致性评价和近期频出的带量采购政策,让未来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一方面,外企原研产品在和国内企业竞争时价格处于劣势,国家现在倾向很明显,你让外企降价去跟国企火拼不现实。另一方面,外企这些年普遍收缩自己的非核心产品线,出售专利过期产品,趁还有商业价值时卖个好价钱,同时集中资源办大事,开发创新药可能是以后的主要利润来源。
 
  所以,并不是说中国近一年的政策让外企开始剥离非核心产品业务,而是外企早就有这个战略规划,只是在按计划实施。但国内的政策变化的确起到了加速外企剥离非核心产品业务的进程,以适应国内的医疗行业的改变,降低自身的成本和风险。同时将资源投放在在研的创新药物上,以保证企业的充分竞争力。
 
  这是大的形势下做出的改变,也是大势所趋,也是世界制药企业应对行业巨变所采用的生存法则。未来的十年可能是这个行业巨变的十年,我们正见证着一个时代的变迁,可能在我们身边的企业在未来的某一天就会能成为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制药企业!
字体:【 】【收藏本站】【打印】【关闭】      我来说两句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源医药网 版权所有